bodu.com

律师博客

正文 更多文章

呼吁立法确立刑事辩护律师刑事处罚豁免权

重庆打黑过程中出现的所谓“律师门事件”,令人唏嘘及胆颤。刑事辩护律师的职业之凶险啊!所谓“刀尖上跳舞”等说法,一点都不为过。“律师门事件”的主人最终命运如何,尚无定论。如真如报道所言,其真实施了诸多的违反律师职业道德及《律师法》的行为,惩戒是理所当然的结果。但是不是需要启动刑事司法程序,追究刑事责任呢?答案是肯定的:不可。按照各国惯例,对刑事辩护律师的惩戒限于纪律处分,而非刑事制裁。无论从现代法治的现实需求,还是依法治国方略的最终实现,立法确立刑事辩护律师豁免权都刻不容缓。

 

  刑事辩护律师之所以存在和发展,最基本的法理在于犯罪嫌疑人、被告人自身的弱势,希望具有法律专业知识的刑事辩护律师为其提供帮助,以限制国家司法权的滥用。作为当事人聘请的辩护律师,无疑它是处于与控诉方对立的一方。同样地,面对着有强人国家力量做后盾,并且随时可以发动追诉权的司法机关而言,其力量也是微弱的。如果律师为当事人的利益而与国家司法机关对抗,并随时都有可能因对方启动追诉权而使自己沦为被迫诉者,那么律师制度的功能将非常有限。刑事诉讼追求的目的决定了辩护律师在刑事诉讼中应该享有豁免权,这是辩护律师在刑事诉讼中人身自由的制度保障,也是刑事诉讼辩护制度得以存续的制度前提。

 

  刑事诉讼是一种运用国家强制力追究犯罪人刑事责任的活动,包括剥夺犯罪人的人身自由。在其中,被指控者与追诉方之间力量的悬殊,以及由此可能导致的对被指控者的伤害,都是民事诉讼所无法比拟的。因此,保障刑事诉讼的律师辩护得以顺利展开的重要性也是不能与保障民事案件的律师代理相提并论的,尽管后者对民事案件的当事人来说也很重要。
  刑事诉讼中,辩护律师的职责应是尽可能的维护犯罪嫌疑人、被告人的权益。在奉行当事人主义的一些国家,律师的职责被限定为“应狂热地争取其当事人的利益”。我国刑事诉讼法对律师的职责作了这样的规定:“辩护人的责任是根据事实和法律,提出证明犯罪嫌疑人、被告人无罪、罪轻或者减轻、免除其刑事责任的材料和意见,维护犯罪嫌疑人、被告人的合法权益”。由于犯罪嫌疑人、被告人在刑事诉讼中是被追诉的一方,律师为维护当事人的利益无疑是与控诉方的利益有抵触。因为尽管按照法律的规定,辩护律师的职责与追诉机关的利益是一致的,都是为了维护社会秩序,维护法律的统一实施。我国的刑诉法也规定了公安机关、检察机关应当收集、调取犯罪嫌疑人有罪或者无罪、罪轻或者罪重的证据材料,但是控辩双方的具体职责却是有区别的。也就是说,控诉方是极力地追求被告人有罪,而辩护方则尽量追求被告人的无罪或罪轻。双方角色的不同决定了各自的胜诉犹如“硬币的两个面”,辩护律师与追诉方的矛盾也就出现。
 
  我国刑法第306条的规定,为司法机关追究刑事辩护律师的刑事责任提供了依据,可在辩护律师看来,他完全是在依据事实和法律发表辩护意见。这显然有失立法的初衷。律师作为诉讼参与人参与刑事诉讼,其并没有直接的司法权力作依托,按照诉讼原理,他们一切的诉讼行为应当受到司法机关的保护,可是我们的法律却为侵害律师的权利,包括人身自由创造了条件。
   正是认识到律师豁免权对刑事诉讼及律师制度发展的重要性,各国均在其本国的法律中对律师辩护豁免权予以了确认。如卢森堡刑法典第452条规定:“律师在法庭上的发言或向法庭提交的诉讼文书,只要与诉讼或诉讼当事人有关,就不能对他提起任何刑事诉讼”。《英格兰和威尔士出庭律师行为准则》也规定:“在通常情况下,律师对他在法庭辩论中的言论享有豁免权”。日本的法律规定律师在法庭上的辩护,不受法律追究,即使律师在证据不足的情况—卜为一位有罪的被告人作无罪辩护,也不能追究律师的任何法律责任。
  我国有学者言:“刑事辩护豁免权并不是律师的特权,而是与律师的辩护职责相应的权利”。律师在享有此项权利的同时,当然也受到与其辩护职责相应的义务的限制,因为任何一项权利都不是绝对的。
 
  当然,确立律师辩护豁免权的国家,几乎也都对律师的刑事辩护豁免权作了限制。如卢森堡有关法律规定:“任何人如果恶意地否定宪法或法律的强制效力,或者直接唆使他人违反宪法和法律,均应受到处罚”。《英格兰和威尔士出庭律师行为准则》也规定:“律师在法庭上的发言必须真实和准确。出庭律师在出庭的时候都必须对法院保持应有的礼貌。”法国在确立律师豁免权的同时,规定律师不能利用这种豁免权作为不尊重法院和政府机关的理由,如果律师有不尊重法庭的行为,法院可以向检察长反映,由检察长要求有关律师隶属的律师协会理事会对该律师给予纪律惩戒处分。荷兰法律也有相似的规定:“对于以口头发言或以其他任何方式藐视法庭、轻漫或者侮辱诉讼当事人、证人的律师,首席法官可以给予警告和批评。但是,首席法官无权给律师惩戒处分……因为,这是律师协会惩戒委员会的职权”。
 
  可以看出,其他国家对律师辩护权的限制主要集中在辩护的合法性和对法庭的尊重,另外,对律师的惩戒权也主要限于律师协会惩戒委员会。据此,建议我国在确立律师辩护豁免权的同时,应当设立例外的规定,即“律师应当依法辩护。在辩护时应当尊重法庭,尊重对方当事人、律师和证人。不得发表任何攻击国家的言论。”另外,除非特别严重的情形,对于律师在执业过程中的惩戒应当仅限于律师协会惩戒委员会的惩戒,不能轻易启动司法程序。也就是说,律师的辩护豁免权并不包括律师违反职业道德和执业纪律所予以的纪律处分。
 
 在此,特别呼吁立法尽早确立刑事辩护律师刑事处罚豁免权,恢复律师在刑事辩护中的的本原地位。
 
 上海恒泰律师事务所 阮传胜律师 法学博士副教授
  办公地址:上海市延安西路1088号长峰中心2302室
  联系热线:13916179443
  电话:62262625
分享到:

上一篇:

下一篇:中华人民共和国刑法修正案(七)

评论 (0条) 发表评论

抢沙发,第一个发表评论
验证码